注册会员 登录
四月青年社区 返回首页

穆萨的个人空间 http://bbs.m4.cn/?111417 [收藏] [复制] [RSS]

日志

版纳丛林迷路记

已有 365 次阅读2013-3-26 22:00 |系统分类:军事| 版纳迷路

  •         1977年8月,经过4天4夜长途跋涉,部队摩托化拉练来到在西双版纳州府允景洪的澜沧江畔,我们连和机关就驻在澜沧江边的农垦医院。

            对于我们这些内地兵来说,除了天气炎热外,美丽的西双版纳无疑是一个具有异国风味边陲重镇。

            要经过2天休整,部队驻训才正式开始……。

            看到版纳满山遍野的毛竹,陈台长要利用休息的空暇,带着我和老乡强去山里面砍几棵毛竹做扁担,以便回到部队驻地搞副业生产使用。

            吃完了中午饭,我们三个人不休息就出发了。

            我们沿着江边逆江而上,走了约2公里,看到有条小路上山,就顺路登山而上。

            当时,有句调侃的话:“西双版纳三件宝‘蚂蚁、蚂蝗、飞机草’”。 除了被农垦战士开辟的耕地和橡胶林,满山都是一人高的草、灌木,还有就是树木和竹子。

            本来就是一条羊肠小道,走到半坡就看不到路了,我们只有挥舞砍刀,披荆斩棘开路前进……。

            强走在最前面,一颗横着的竹子挡路,只得用手扶起竹子钻过去。陈台长走在第二个,当他用手扶起竹子正要钻过去时,我在后面突然发现一条绿色的,筷子粗细的竹叶青缠绕在竹子上,显然是受到了刚刚惊吓,伸着头并吐着信子正要发起攻击。我喊了一声:“当心!”,同时扯住陈台长的裤腰带,将他拉来了回来。陈台长不解,问怎么回事,我说:“你看,有蛇”。

            当我们三人看到那条剧毒的竹叶青时,都出了一身冷汗。我对着陈台长说:“如果被毒蛇咬住胳膊、腿了,咱们还知道止血、吸毒,这要是咬在脖子上,拿鞋带捆哪……?”(后来,每当提起这件事,大家都有点后怕。)

            前面的小强要我砍死它,我没有下手,只是用砍刀将那条一尺长的蛇挑到了一旁。

            我们继续爬山,登上了一座山头,看到前面左右方向各有一片茂密的竹子,应该右方是来的方向,就决定去右方那片竹林。

            下山没有路,山坡上长着半人高的草,我自告奋勇的先行一步趟路。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由于山坡较陡,手还不敢乱抓身旁的草减速。因为那里有一种茅草,齿状的叶片非常锋利,自己已经吃过亏,手上被割过一条口子(不知道是不是鲁班发明锯时遇到的那种草?)。

            突然,感到失控了,滑落的速度越来越快,接着脚下悬空了,坠入了茂密的草丛。好在高度只有2米多,虽然跌倒在地,也没有大碍。站起来一看,落脚点是一条约3米左右的道路,平时可以过拖拉机,现在已经全部被草、藤和灌木覆盖,见不到天日,从上面也根本看不见。

            山上的战友突然不见了我的踪迹,吓的连忙呼喊。我告诉他们下面有条路,陈台长和强这才慢慢的都滑了下来。

            接下来怎么走?往左的路是上坡,看样子是往山里去的,往右是下坡,是往部队驻地方向,也是我们打算去的那片竹林的方向。商量后,我们决定走下山的路。

            三个人猫着腰在荒草覆盖的道路上走了一阵,突然听到了不远的地方有潺潺的流水声。出来时,以为一会就回去了,没有带水,这时才感到口渴难耐。我们决放弃了沿路而行,选了一片稀疏的荒草,开辟了一条通道,终于又见了天日……。

            我们继续披荆斩棘,来到了一条小溪边。

            溪边两岸长满了茂盛的大树和毛竹,在树木、毛竹的遮掩下,清澈的溪水泛着淡淡的蓝色,溪中的石头布满了苔藓,担心溪水含有害的矿物质,我们只有忍住了口渴。选择粗壮的毛竹,动手砍了起来,去掉枝叶后截成2.5米的长度。哪曾想,竹子里面含有水分,一根2米多的竹子也有几十斤重,原来打算一人背两棵回去,结果只有一人背了一棵。(其实,竹子里面的水也是可以解渴的,不懂渴死人呐……),

            做好出发的准备,陈台长问我们往那走?我回答,溪水肯定流往澜沧江,应该往下游方向走。

            谁曾想,下山的路更加艰辛,溪流较为平缓时,我们就深一脚浅一脚的涉水前进,遇到湍急处,只有攀着溪边的树木、竹子前行……。

            终于,茂密的热带丛林被甩到了后面,前面是一条道路,周围的山上长着整齐的橡胶林,不远处的小山包上,一座草屋炊烟袅袅。再看看我们自己,白色的衬衣,被荒草枯叶染成了迷彩色(那时,部队还没有配备迷彩服),每个人的腿上和身上被旱蚂蝗和水蚂蟥叮咬的伤口在淌着鲜血......。

            为了问路,也为了解决口渴,我们来到了那间“农舍”,一位40岁左右的四川口音大姐正在做饭。一打听原来这里是农垦的一个连队,当我们征得大姐的同意,喝饱了水缸里面的凉水,不知道是谁随便的问了一句,水是哪里挑来的,大姐一句话让我们愣住了,原来就是下面小溪里的水,用现在的流行语“我晕”(其实,在不明的情况下,不到万不得已,不敢随便喝水也是对的)。

            大姐为我们指了返回的路,很快就返回了部队驻地。区 http://bbs.tiexue.net/ ]

            连队已经准备开晚饭了,我们外出了5个小时未归,副连长正在打算安排人去寻找我们,看到我们三个人的狼狈相,全连都乐了。

            后记:部队在澜沧江畔进行了1个月的驻训,最后进行了合练。两个营的兵力、器材,用了50分钟,在湍急的澜沧江上(宽度约290米,流速3.2米),架起了一座重型钢铁浮桥,此次拉练任务圆满完成。

    • 1983年和1984年组织运动中通信和热带山岳丛林通信保障训练,我和强又带着弟兄们又来到了西双版纳当年砍毛竹那个地方的附近,进行了训练。

    • 19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时,舟桥部队在红河架设两座重型浮桥,以保障某军主攻方向的坦克、火炮、车辆及人员的渡河,荣立了集体三等功团。


鲜花

臭鸡蛋

评论 (0 个评论)

小黑屋|手机版|免责声明|四月网论坛 ( AC四月青年社区 京ICP备08009205号 备案号110108000634 )

GMT+8, 2023-6-5 23:53 , Processed in 0.026712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23 Discuz! Team.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