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月青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39|回复: 6

[书籍] 武侠小说处女作《独步天下》(更新中)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3 23: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喜欢图片 于 2016-8-4 00:10 编辑

此武侠小说,为我微信网友的处女之作,他每星期在微信中,直播更新一次。我看其内容还不错,便配了些网络上的武侠图片,转贴到四月网,供大家一起欣赏。
2d2e9c43d49391a74d4503c1da6b9f.jpg

[愉快]忽然有写部武侠小说的冲动,灵感来了就白胡白胡,书中拓方就是我的蒙古名字,我一直有武侠梦,[微笑]敬请智仁者提点[呲牙]
d19a3147e579e1392c6f81b7c352891.jpg

《独步天下》卷一,
第一章:(初闯江湖)
拓方懒散地靠在石雕下,天空灰暗,无风,身后的树却在有规律的摇摆。能使树无风自动的是雕塑旁持剑的人,说是剑其实是根圆锥型铁棍,自名钻心剑,此人名震岭南,极为自负,不屑用剑,闯入江湖从未遇过敌手。死伤在他剑下不下百人,其中不乏成名许久的名家,岭南闻得青秀山钻心魔煞之名无不发抖,树下二人是他的师父师母,此二人更是臭名昭著,武功已到化境,近三十年间无恶不做,岭南白道中人敢怒不敢言。人称夺魂谷阴阳双恶。景有山在注视拓方,已有半个时辰,一直未找到对方破绽,拓方就那么懒散地背着他靠在石雕下,宛如与天地融为一体,在景有山的眼里拓方就是一尊石像,让他无从入手,从任何一个角度攻击都会收到致命的还击,二人就这样僵持着。拓方是昨夜在客栈门上看到的战书,战书旁有一个铁锥刺心的印记,心在滴血,拓方一看印记便知是钻心魔煞景有山。出道之前听师尊说过,遇到此君必诛之,拓方自幼追随神行无影门岩上老人在塞外修习独门武功:无形剑,此功是岩上老人一生心血精华,以意驭气,真气化剑,故曰无形剑,拓方自告别师尊出塞入中原下江南以来身经百战,从无有人在他手下走过三招,唯一打满三招的是拓方去泸沽湖的路上有三男两女,五人均是苍山派弟子,三招过后五人自知不敌收剑远去,留下五年之约。蓦地一声惊雷,一股急风吹过,拓方也微微动了一下,景有山也动了,快如流星一锥刺向拓方左肩,景有山在岭南近一年间常闻江湖中突然崛起一位少侠拓方,从无败绩,与之交手之人从未看见拓方如何出剑,自然也未看见他的剑,但败下来的人均是身体的某一部分皮肤有一个浅浅的伤口,所以景有山今天很谨慎,没有机会绝不出手,待到拓方微微一动,景有山看到破绽了,迅疾刺出,拓方没有任何反应,还是一动不动,仿佛天地间一切都与他无关,铁锥已刺到衣服了,一股阴森森的真气袭来,树下二人均露出得意神色,又一个惊雷响过,就在雷鸣的同时一道清光一闪,随即消散,二人仍保持着雷鸣时的姿势,景有山是刺出的姿势,拓方还是懒散的靠在石雕下,不同的是景有山的瞳孔慢慢收缩,咽喉上多了一道细线般的伤口,血丝一点一点地沁出,半张着嘴似乎想说什么,但他永远也说不出来了,一阵微风拂过,尸体扑通一声倒下,刚才拓方是故意露出破绽想一招解决此君,因为拓方知道今日苦战是诛树下二人。又一声惊雷,倾盆大雨倾泻而下,忽然四周的空气无比沉闷,有如泰山压顶奇寒入骨的阴毒之气已触肌肤,夺魂谷阴阳双恶同时攻来………待续[阴险]


评分

1

查看全部评分

 楼主| 发表于 2016-8-3 23:2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图片 于 2016-8-3 23:38 编辑

[阴险]我的处女作武侠小说

          《独步天下》

          卷一

第一章:初闯江湖

          夺魂谷阴阳双恶同时攻来,阴阳双恶因为痛失爱徒,悲痛欲绝!以双恶的身份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同时对一个初出江湖的小辈出手的,但他们也看出了拓方的武功深不可测!以他们二人的修为也不可能一招就至爱徒于死地。两股冰火两重天的气劲铺天盖地的压过来,双恶之中的女恶名千里冰,炼的是至阴至极的内功,男恶名九天火,炼的是至阳至极的内功,二人相辅相成,故能称霸岭南武林黑白两道数十年,拓方感觉有点透不过气来,毕竟内功修为上差了几十年呢,但拓方是神形无影门传人,身发轻功是别的门派望尘莫及的,拓方向上飞腾但又迅即下坠身体贴地向千里冰方向用尽十成功力射去,一声惨呼,千里冰如段线纸鸯飞射而出,拓方已经意识到硬接二人自己肯定不敌,所以只能智取,在向上飞纵时已猜到双恶肯定会把内力向上移,此时下方空虚,不是双恶修为不高,而是拓方身法太快太过诡异。千里冰重重摔在地上,已经气绝,至她死的不单单是拓方的内劲,还有九天火的十成功力,等于九天火和拓方合力一前一后将千里冰击倒,也是双恶悲痛乱了定力才使拓方有机可成,但拓方也伤得不轻,九天火的至阳真气已经侵入他的经脉,使他无法再出手对付九天火,九天火双目喷火发疯似的扑向千里冰,抱起千里冰向东狂奔而去,拓方长长出了口气,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举步向西走去,他必须找个安全的地方把九天火侵入他体内的至阳真气逼出,否则将暴热喷血而死,走了近一个时辰来到一个湖边,正要走近休息忽然岸边传来一阵轻蔑的冷笑,拓方一惊!随即听到:呵呵呵呵呵呵,我当是多么了不起的人物呢,原来不过如此,跟了你这么久了居然都没发现,看来你伤得不轻啊!听声音好似十六七岁的女孩,虽然感觉语气不是很友好,但声音却很动听,拓方的确是因伤而失去警觉,遂顺着声音方向望去,只见前面白影一闪,一个体态轻盈飘逸的女子站在湖边背对着他,只是头微转向后瞟他一眼,拓方道:姑娘既然跟随在下这么久何不转过来让在下一睹芳容?白衣女子道:见过我真容者必须能打过我,否则就会被我打得很惨!拓方仰天哈哈大笑:这是哪门子规矩?白衣女子转过身来,怒目而视,刁蛮的说:这是我杨家的规矩!…………
48cef3f5b7f0fbcf66d4cb1f41164acf.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3 2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图片 于 2016-8-3 23:39 编辑

        
          《独步天下》

          卷一

          第二章:三王山

   拓方只有苦笑:杨姑娘,开始吧。         
   开始什么?杨姑娘很诧异的问。
   拓方无奈的看着她:开始打我啊,我现在身受重伤,无法和你打,只好挨打了。
   哈哈哈,一阵清越的笑声:你这人还挺有趣的,这样吧,你先疗伤,等你恢复功力咱们再打,我给你护法。
   拓方看得出来,此女子涉世未深,并非大恶之人:好的,那就有劳杨姑娘了。

    杨笑芳乃大理国封疆大吏杨边远的孙女,杨边远在大理国开国时期立过赫赫战功,是大理国第一猛将,建国后被国王派往怒江西岸镇守边陲,到了其子杨立城时期,杨家名义上是怒江镇守使,实则已独立成王,大理国日见衰退,已无力指挥边疆军队,杨笑芳自幼得传杨家独门武功,且她非常喜欢舞枪弄棒,故杨立城将杨家独门武功独传此女,杨笑芳是杨家第六个女儿,杨家有很多武林高手,杨笑芳总是缠着这些高手教她武功,所以杨笑芳的武功已是当世一流水平,只是欠缺实战经验

   这次她是偷着跑出来的,为的就是找拓方的麻烦,因为她的名字里有个芳字,而拓方的拓字有对她名字失礼的成份,本来她听到一般人如果叫拓方,她是不会介意的,可是拓方这小子近一年来越来越旺,名气大得都传到怒江这样的边塞了,她实在是忍无可忍了,一定要教训教训这小子,最好能打得他求饶改名字。

    一个时辰过去了,拓方已经完全恢复功力了,而且感觉功力上升了很多。

     一个微小的声音从百丈外的密林传出,拓方这次吃的惊可不小,以拓方的武功来说,即使是他师父在百丈外走动他也能够迅速察觉,难道此人比师父的轻功还要高深,不可能啊,师父是神行无影门的第一高手,别的门派的轻功根本没法和神行无影门的比,此人是谁呢?

    何方前辈,既然来了,就现身指点指点无为后生,拓方用真气将声音传到刚好百丈外发出声音的地方

哈哈哈,好小子!真有两下子!居然能察觉到老夫的藏身处,不愧是岩上老儿的徒弟,话刚说完人已到拓方身后,拓方微微转过头来,惊得目瞪口呆!!!!(未完待续)
5847afc8d4c343d4fe547b1c4e31484.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8-3 23:3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哈,好小子!真会放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3 23:43 | 显示全部楼层
版主,此文加精太对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4 07: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图片 于 2016-8-4 07:15 编辑

《独步天下》

          卷一

          第二章:三王山

      拓方很悠闲地转过头来,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个奇高而瘦如木偶的老头额头上有一颗大如鸽卵的黑痣,蛇王!师叔请受我一拜,拓方的师父岩上老人共师兄弟四人,岩上老人是大师兄,蛇王、鼠王、蚁王分别是二师弟、三师弟、四师弟。其中岩上老人和四师弟蚁王是正道武林的顶级人物,而蛇王、鼠王则统领黑道武林,此二人晚年因得魔教武功秘籍而走入歧途,他们的师父已经仙去,师兄弟四人遂各自发展自己的门派,蛇王因练天毒功而养蛇吃蛇,并能指挥控制蛇攻击人及其他动物而得名蛇王,同时也是当世用毒第一人。鼠王因练天蛊功而需吃鼠,亦能指挥控制老鼠而得名鼠王。蚁王则是因为人长得瘦小干枯,有点像蚂蚁才得名蚁王,三人同时发现一个山脉,正好此山脉有三座巍峨高峰,遂各自占了一个,从此各自占山修习武功,互不往来,后来被江湖人发现并多次挑战,但都铩羽而归,再后来无人敢踏入此山脉,慢慢地江湖上就把此山脉改称三王山。
      蛇王眯着眼看着拓方,拓方听师父说起过蛇王、鼠王、蚁王,知道这个师叔不是善茬,而且武功当年就不在师父之下,况且又修炼了这么多年魔教邪功,于是不敢怠慢蛇王,但拓方又很不屑和这种人打交道,所以表情上还是流露出了一点不情愿。嘿嘿嘿嘿!一阵及其尖锐刺耳的笑声,令人头晕目眩,耳鼓预裂,你小子是心里看不起老夫啊,蛇王尤笑转怒,头脸及浑身皮肤瞬间变成银白色,状如毒蛇及其恐怖!拓方一直在用内功抵抗着,但能感觉到自己内功弱于蛇王太多,拓方是永不服输的性格,但也不是江湖莽夫,于是说道:师叔,晚辈并无无礼之心,但师叔要是想检验一下晚辈武功,晚辈乐意奉陪,还请师叔手下留情点到为止。嘿嘿嘿嘿!又是一阵阴笑:好,我今天倒要看看岩上老儿能调教出什么传人来!岩上老人因蛇王、鼠王走邪道而出手击伤过二人,因那时二人均处于魔功关键时刻,不能耗费太多内功,所以岩上老人才轻松击败二人,岩上老人准备清理门户,后因四师弟蚁王求情这才放过二人,同时告诫二人改邪归正,如再为恶定除之,此二人不但不痛改前非,反而专心修炼魔功,并痛恨岩上老人,故蛇王连师兄都不叫了。
       此时洱海上空突然乌云密布,狂风摇曳,拓方不清楚这个魔头怎会离开三王山来此地
        蛇王:小子你先出手吧,我让你三招
        拓方:不必了,我未必会输
        蛇王:你找死!
   一股浓浓的腥臭无比的气旋以蛇行的轨道袭来,四周的空气似乎都被挤走,形成了一个真空的洼陷,而漩涡式的阴毒之气速度之快是拓方从未见过的,蛇王击出一掌。快到面门的一刹那拓方不见了,师叔!声音从蛇王后方传来,蛇王大惊之下急忙转身,拓方出手了,无行剑闪电般射出,蛇王阴森森嘿嘿一阵冷笑:小子你上当了,你的轻功虽好但老夫还不致于摸不到你的边!拓方感觉到被铁锤重重地击在了胸口,一口黑血喷出,顿觉恶心晕眩,摇摇欲坠,嘿嘿嘿嘿蛇王仰天狂笑:杀不了岩上老儿,宰了他徒弟也算出了当年的恶气!举掌劈向拓方天灵盖,慢来!让我也出一口恶气!话完人到!一个身材矮小,又胖若球行的老者窜过来,身法之快无与伦比,师弟,你怎么也来了?此人正是鼠王,师兄,稍后再叙,这一掌我来!好!师弟请!鼠王慢慢抬起手掌,瞬间整个人都变得漆黑,只有两只眼睛冒着绿光,及其诡异,五股浓浓的漆黑的气流从他手指射出!拓方如断线风筝般飞出,在空中又喷出一口黑血,重重地摔在地上,已无生迹,杨笑芳奔过去抱起拓方就跑。
        蛇王:要不要把这女子也宰了?
         鼠王:算了,反正岩上老儿的徒弟已死了,此女子就放过她吧,她老子以后对我们的霸业或许有帮助。
         蛇王:师弟,你怎么也离开三王山了?
         鼠王:师兄,我也要寻找个传人啊,所以就下山了。
         原来,蛇鼠二人预统治整个武林,在二人都练成魔功最高境界十级天魔功的时候,二人商量在大业未成之前无论如何也得有个传人,好让魔功传承下去,其实二人各怀鬼胎,因二人武功不相上下,而预独霸武林非得有自己的势力人马才行
       拓方感觉到自己在杨笑芳怀里,杨笑芳在急速的狂飙着,杨笑芳突然停下来把拓方放在一块大石头上,她以为拓方已死,因为她感觉不到拓方的呼吸,体温也逐渐变冷。
       杨笑芳自言自语:你这个家伙!怎么就这样走了?我现在不恨你了,你爱叫什么名字就叫什么名字吧,只要你能醒过来,你打我一顿都行
       此时拓方意识已完全恢复,他的体内有毒、蛊两种魔功真气,但他觉得并无异样,反而觉得整个人都飘飘欲仙,他忽然觉得自己在无限放大,大得无边无际!又忽然觉得自己在无限缩小,小到一个黑点!放大、缩小,放大、缩小,永无止境地变化,拓方暗喜,这就是师父说的连他自己都没达到的境界:无形剑十四级层—天地无极!师父只到了十三级层:八方无极!
96a86292191b6cf133341e5dc5888c.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8-5 10:3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喜欢图片 于 2016-8-5 10:34 编辑

  《独步天下》
          第二章:三王山
     杨笑芳在挖坑,一边挖一边哭:我会为你报仇的,一定亲手宰了这两个魔头,呜呜呜呜…
     哈哈!你哭的时候可比凶的时候可爱多了!拓方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啊…鬼!杨笑芳抱着脑袋跳到坑里缩成一团,拓方突然把声音变得沙哑怪异:你这个女魔头!今天我就索你命来,快说!你都干了什么坏事?
     杨笑芳吓得魂不附体,抖若筛糠的答道:我没…干什么…坏事…啊,只是欺负过…几个同伴…而已,
     哈哈哈哈!拓方恢复原来的声音,仰天大笑:想不到蛮横不讲理的杨姑娘也有今天啊!
     杨笑芳哆哆嗦嗦的回头看看拓方,只见拓方神采奕奕,玉树临风的站在坑边,哪有半点鬼的模样:你到底是人是鬼?
     拓方又突然面目狰狞的朝她一呲牙,杨笑芳又啊的一声,这回晕了过去,啊?这么胆小?还出来走江湖啊?拓方赶紧跳到坑里抱起她,把她放到大石上把她拍醒 dd88f4d8f188f36fa2736bb2460c472.jpg
    杨笑芳缓缓睁开眼看到拓方又赶紧闭上了,拓方说,我是人,不信你感觉一下我的手是热的,杨笑芳慢慢恢复正常了,啪!打了拓方一耳光:你这个没良心的家伙!你死了,我给你挖坑为你哭,还要为你报仇,你却装鬼吓我
     拓方一愣,刚想发火,但转念一想人家说的也对,只好摸摸脸无奈的说:好吧是我不对,请杨大美女大人不见小人怪,别生气了,哼!杨笑芳转头不理他,无论拓方说什么杨笑芳都不理她,拓方直挠头,数日赶路,路上杨笑芳没说一句话,拓方在前面走,杨笑芳在后面,拓方挠了挠头,他不明白杨笑芳生气了为什么还跟着他走,拓方长这么大第一次接触女孩,他着实不懂女孩心思。拓方是漫无目的地走,他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师父只是让他到江湖历练。
      这一日来到一个山脉脚下,看看其实离山很远,不远处有个小镇,他们朝镇子走去,走到镇口看见有一个牌坊写着:终点镇,拓方觉得此镇名字怪怪的,刚入镇就看到各色武林人物,丐帮长老弟子,武当派高手,少林高僧,连西域喇嘛都有,还有很多形形色色的各派高手,所有人都表情严肃,互不交流,小镇本地人更是头都不抬,只是默默地经营自己的生意,整个镇子人头攒动,但出奇的安静,拓方一向胆子很大,他一把揪住一个从他身边走过的丐帮弟子:朋友,能告诉我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吗?丐帮弟子很讶异的看着他没说话,拓方也看着他,两个人就这样对视僵持着
     突然,街道对面一阵骚乱,一个血肉模糊的身影从人群中横飞出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