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月青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344|回复: 1

[求助] 流逝的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8-9 21: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流逝的岁月
               回想当年,我老黎因改弦更张引发许多人惊讶、拍砖、声讨,有人说我老黎骄横、有人说我老黎离婚是早有外遇,有人说我老黎不道德、有人说我老黎涉嫌违法,最后被几个流氓政客定性说我老黎有损司法局的"威性"!真是有什么样的领导就有什么样的牛逼气,他们不要"威信"而是要"威性",几个货真价实的文化流氓啊!或许有人辩解为字白意不白,不到一百个字的盖棺结论,并出自于一小撮集体领导、党员、知识分子之手,三番五次地文革式声讨,精辟浓缩的铁定神韵,还会用错词吗?
  究竟怎么了? 我老黎招谁惹谁了?谁在和我过不去?
  其实,和我老黎过不去的人主要有五种:
       第一种人是懒惰的人。
  例一、我自从进入司法局那天起,几年如一日,除每星期一早上集体大扫除外,其余二至六每天早上八点上班前,楼上楼下四层公共过道及男女厕所的卫生已被我清扫干净,但我从不标榜自己。
  例二、在那出行靠客车的年代,经常下乡,我老黎从不叫苦。从富源到昆明的客车,一个单边如果顺畅都需要六个小时,我早上出发,中午在省厅办完事,下午又返回富源,第二天早上按时上班。由于没有住宿,有时候连差旅费都报不了。
  不可否认,我的积极并没有带动他人走向更高的人生取向境界,而是让许多人在麻木、愚昧、低俗中嘲讽和自得其乐。我承认我只是当时某一种素质和某一种习惯的代表。曾经有个小丑,用道德二字来衡量,他比我坏一百倍,后来就因县长和书记某晚抗灾回来,两双泥鞋子脱在会议室门外,这个小丑仿效卧薪尝胆的绝活,会议结束,县长书记发现泥鞋早已干净如新,这种太监奴仆现今能几?感动啊!不久,天赐富源县某某办的肥厚美差。
  第二种人是无能之辈。
  在同行中,我虽算不上什么高人,但比本单位的同事多懂几样。比如,我从事过中医、从事过会计,在司法局既懂公证业务,又懂律师诉讼业务,论写、论讲,除局长外,我都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甚至公开宣扬:除局长的职位我不敢换,其他任何部门的业务我都能调换,有的人换到我的位置,干三年都不熟悉,我去他那个位置,明早上我就比他干得好。曾经从文山西畴调来个女的,副局长在人家面前许愿把她安到公证处,我用"她来我就走"顶着不要。未如他们之愿,也结下仇怨,在后来的日子里,除了我下井她投石外,从来没有举过手。其次是当年那个副局,此人是个戏子出生,胸无点墨,此前他的上司被降格到司法局任局长,他投其所好,把舔痔术应用得炉火纯青,局长本来对降格跌价就虚火上炎,被这个无赖几舔,就舒服得心花怒放,硬是向组织部门打包票荐举来当助手,这个无赖一上任,高兴得手舞足蹈,样样都想管,又不知怎样管,有点象狗咬刺猬不知如何下口,审批一个公证卷宗都不知写什么字?落款于何处?在单位留下好多笑柄,他为了增长知识,不是用谦虚、谨慎、下问、请教、看书的方法获取,而是用装、哄、骗、蒙、吓、套等下三浪等手法,知识被他套去,还被他吓一台你还被蒙在鼓里,各个科室的人都中招。这个无赖在官场中的舔痔术最阴的招数是:在给别人舔痔疮的时候就瞅准人家两个蛋,一当时机成熟他就连根把人家的命根咬掉。一届刚满正置换届,他迫不及待,早早把当年提携他的上司赶出办公室,等着宣招。好景不长,到了宣布那天,县长却另带着另一个人到司法局宣布报到新
任局长,啊!上天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这个无赖,平生什么都要只有脸不要,我从来就视他如草芥。也就因为这样,到我走霉运时,他故伎重演,把我当成反面教材,又想推倒上司,这次推倒上司虽未成功,但他却赢了, 纠集他人把我挤兑出局。就因他德行不好, 在舔痔生涯中患上的"妇(副)科"病,终身没有"痔"在必得。其他人更不消说,墙倒众人推,平时是人的到时讲的都比狗吐的还难闻。他们认准这是一个失势的茬,随即一拥而上,我既便是条响尾蛇或是一头大象也奈何不了成千上万只蚂蚁。
  第三种人是起哄、不甘寂寞的看客。
   这部分人,哪里热闹就疯去哪里,哪里有新闻,特别是有色彩的新闻,哪里就有他们的身影,就像一群绿头苍蝇。谁背运了,他们就一股儿的骂谁。这些人没有自己的见解和灵魂,就是一群添油加醋的杂碎。我走了下坡路,他们为了显示自己有见解,跟在别人的屁股后面,屁颠屁颠地指着我的背影说三倒四。
  第四种人是愤青。
  每看到一个人倒霉运,他们就会有一阵兴奋,一阵歇斯底里的狂呼,就像瘾君子,渴望高潮再来。如今,我被两个政客、一伙小人挤兑了,这是多么令人刺激的一件事, 多么令人欢欣鼓舞。这些愤青的幸福是来自他人的不幸,他们会不惜代价去寻找他人的不足、缺点和瑕疵。他们骂我、羞辱我、侮辱我不仅没有任何风险,还会得到某些人的赞许,甚至会被人视为有水平。至于那些素来和我有积怨的人,他们自然会落井下石。
   第五种人是快将绝后的。
   这种人先天无道,前世造孽,这世处处小人,鸡肠窄肚,无根基的墙头草,三代男丁找不到祖坟,三辈女流不知道娘家在何处,祭祖的时候见到土堆就下跪,基因已戛然而止。再过些年,他们的外孙子女不知道外公舅舅是谁?有些人短命到阴间,想吃水饭都只能等待每年七月半的鬼节,去帮阴人当挑夫混上一顿野饭。有的是獐子无儿接兔养,兔儿养大不姓獐。
  事过二十年,我才悟出,人的一生应该预测到:鸡毛会上天,阴沟能翻船!




发表于 2016-8-9 21:40 | 显示全部楼层
为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