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月青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700|回复: 3

人生若只如初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29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早年觉得李柳的词固然是美的,但心中却有不屑,小楼昨夜又东风怎比得过大江东去浪淘尽的奔腾雄壮,杨柳岸晓风残月又怎能与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同日而语。现在想来,抛开艺术性不说,多是雄性荷尔蒙分泌导致,大男子主义情结作怪。所谓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从来都是相生相伴的。离愁别绪,伤世忧身,人皆有之,并非消极颓废一说可以全然概之。当我们还在犹疑那些拿得起放不下的,悬在半空极为可笑的人时,其实还有不少拿不起也放不下的,他们一直以为在路上,其实早已误入歧途了,还要存留幻想,念兹在兹,絮絮叨叨,这就有些可悲了。李煜大概就是这种人,在位时不务正业,不好好治理国家,天天喝酒唱歌温柔乡,“绣床斜凭娇无那,烂嚼红茸,笑向檀郎唾”,至今看到也会起鸡皮疙瘩,哪有点九五至尊的体统?等到家国都灭了,又要在那顾影自怜,去国怀乡,自怨自艾,牢骚满腹,宋太宗本来就不是心胸宽广之人,加之斧声烛影传说,心虚至极,不毒死他才怪。可惜死时才四十来岁,正是创业干事的好时候。这位伟大的词人当皇帝不成功,当亡国君也不合格,如学汉献帝退位后老老实实务农做点慈善事业,再不济学刘禅扮傻做安乐公,此间乐不思蜀也,未必就会没有晚年。其实都是形势比人强时的无奈选择,天予拂取,反受其咎,天取拂予,亦遭其殃。再看柳永,一生纵横花丛,穷困潦倒却又才华横溢,三试不第,恩科准入,低吟浅唱,奉旨填词,处处无情,处处留情,生时引无数青楼解带,大多时候免费,死了还要人家解囊,集资为其下葬,做嫖客做到要勾栏瓦肆中人打倒贴的份上,就不能再以世俗眼光去评论了,就不能再以单纯的情感道德去约束了。唐杜牧朝一句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自以为很潇洒蛮得瑟。哪知一百多年后,晚学后辈柳三变横空出世,岂十年可言哉,岂扬州可言哉,岂薄幸可言哉。关键是柳老七还比他多活二十多年,尽管潦倒却很充实,死时落魄却很动人。一直以为,男人最好死法要么死在最后一场战斗的最后一颗子弹下,从此河清海晏,青史留名。要么死在初恋女人的怀里,以示不忘初心,死而后已。躺在床上等死的是最难熬的死法,像李煜被牵机药鸩杀则过于惨烈了。对婉约派两大宗师,世人如我,我如时人,皆有不爽之处,总觉不如对李杜苏辛那样,一股名门正派的浩然之气扑面而来。婉约词都是人们不开心不如意时拿来消遣代入的,总觉得他表现的蓝瘦香菇很有现实借鉴意义,这就跟现代那些疗伤歌曲一样,希冀从中寻找些许共鸣,以求自我解脱,然单纯以此去发挥,其实效果并不会好,有如借酒消愁愁更愁,倒不如剑走偏锋,来一回归去来兮,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犹可追,翻译过来就是“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又何必非得去一层一层剥开她的心,体会那多么痛的领悟,再也找不回真的我,翻译过来就是“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期待越高,期望越远,正像佛家所言执念太深,魔障自成,何如一念放下,万般自在。回首再看: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已无鄙视之意。多少恨,昨夜梦魂中,多少泪,断脸复横颐。再无嘲笑之感。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异国非所志,烦劳殊清闲。届征途,携书剑,迢迢匹马东去。足添悲壮之气。
发表于 2017-3-1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 1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9 02:38 | 显示全部楼层
支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