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月青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查看: 40|回复: 1

[公知观察] 中华民族复兴正处于大危机与大机遇时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1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中华民族复兴正处于大危机与大机遇时代 - 何斐 - 草根网
http://www.caogen.com/blog/infor_detail/89860.html

处于乡野,拜托时代与技术的进步,对社会的文化也基本了解,从网络、从社会看文化走向,不能不说让人忧心忡忡。人类从未像今天这样危机重重,其主要表现在文化上的危机,由文化危机的衍生是实际现实的军事政治危机。有人说:我们处于新的世界大战的前夜,或是人类正走向灭亡的前夜,也许有夸大之嫌,但是我们不能不说,人类社会正处于大危机时代。英国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迫不及待的参加法德等建立的欧盟,而今天英国正式启动脱离欧盟;特朗普提出美国优先,其本质是美国的白人优先。曾几何时,倡导全球化的美国、英国却走上反全球化的道路,这既是历史的曲折,更是对英美等国之前倡导的全球化自己打自己的脸,而大洋彼岸的中国却积极推进全球化,无论怎样,客观的说:现代世界的全球化与逆全球化,本质说都是民族利益或是国家利益或是资本利益使然,更为甚者是资本家集团借助国家机器使然。中华民族的复兴,不是复兴汉唐盛世,更不是替代世界历史上的英国美国的强大,虽然中国现在还不能代替美国,作为一个中国公民,即或中国在不远的将来国力各方面超过美国,我想说也不是也不应该是历史上美国的再现,这不是世界的与中国的福音,更不是中华民族的复兴,中华民族的复兴是消解世界历史上一切错误的文化与道德,为新的世界的到来奠基,我们才可能从历史的迷茫中走出来,这才是真正意义的中华民族的复兴。

    人类文明是一个整体,由于地域与历史的原因形成两大文明,一是以中国为代表的东方文明,一是古希腊为代表的欧洲文明(不管这个希腊是现在的欧洲希腊还是中亚细亚的希腊,但的确形成两大不同的思维体系),中国历史上的文明传播是丝绸之路,是郑和下西洋的和平传播,这是一种很好的友谊的人类发展方式的文明传播法。但是资本主义制度下根本上不存在文明的传播,除了利益,什么都是次要的,文明在资本主义眼里在资本眼里就是利润与利益,所到之处就是血腥的,凡是阻碍资本获利的一切都是他的障碍,毫不犹豫的扫除,杀烧抢掠视人命如草芥,一部资本主义的形成史,是血腥的,文明根本上是不存在的,这就是资本主义的全球化,或说好听一点就叫文明发展吧,资本主义没有文明可言,他无论说的多好听,行动就是践踏文明,这是不争的事实。这就是第一次全球化的兴起,它是伴随资本本主义的血腥掠夺与战争,其典型代表是英国的殖民主义的崛起,其他资本主义的纷纷拓展。以战争的方式打开世界市场,这一次的全球化是野蛮的、血腥的,日本的明治维新本质是西方全球化的一个副产品,也可以这么说,自从资本主义产生,从生产力的角度看资本主义一方面发展了文明,但另一方面肆意践踏文明的方式前行。一二次世界大战也是世界文明以错误方式传播引起全球危机的结果。这种文明发展的方式,或说这种全球化的方式无疑是反人性的,反人类的,中华的崛起就应该消解这种历史的错误,消解所谓西方资本文明的错误,这是真正意义的中华复兴。

    我们再看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世界分为两大阵营,一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以资本为推动力,在西方世界实行经济文化的交流与合作,本质也是一种小范围的全球化;而是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阵营对经济文化的人是明显存在不足,虽然存在经济文化交流,但是远不如西方世界的彻底,或者说是一种逆全球化的手段在运行,可以这么说,这也是后来社会主义阵营解体的原因之一,由于经济文化的固闭,社会主义阵营从总体实力上是弱于西方社会的资本主义,这也造成了社会主义的衰落。这个时代均是一种狭隘的民族时代,以民族利益或是资本利益为主,也本身是时代文化发展相适应的,可是民族利益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平等的,而是一种主从关系。邓小平在这个时代适时提出改革开放,以渐进式的方式,以市场空间换取民族时间,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革开放,融入世界市场,或说主动参与全球化,而西方正处于市场匮乏阶段,或说产业升级与资本过剩阶段,中国主动地参与世界全球化,这一时代的理论最成功的典型代表无疑是何新,无论何新说张五常、吴敬琏等主流经济学对中国影响怎样,但事实上采取了以民族主义为主的取向,或说实行了一系列国家主义的政治经济开放政策,这也是和世界历史发展相平行的。中国成功地走出了一个低谷,但是由于理论与实践本身的问题,改革开放也来到了一个新的历史转折点。

    中国社会的反腐成为历史的必然,否则会亡党亡国的危险,这从历史的发展看,本次的反腐不是简单的反腐那么简单,它不同于历史上任何时代的反腐。中国时下的反腐短期看是为共产党执政挽回人民道义,但长期看,这一次反腐是为文化奠基,回归正常的价值观念,是向利益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非合理地获取社会财富说不。因此,目前的腐败不仅仅是对党的体制的侵蚀,更是对文化的异化,腐败的范式多种多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不劳而获。以不同的方式不正常的获取社会财富。如果说国内权力的寻租,官商勾结,说到底是国内资本的垄断是一种腐败,或说它是临时披作合法外衣的腐败。那么国际资本的垄断包括行业的垄断是一种活生生的侵略与掠夺,从人类文化角度讲也是一种人类的腐败,但我们多是放在国际间政治经济斗争的角度看问题。这也是正确的。

    历史发展到今天,民族已经是消解狭隘民族的工具,历史是消解历史错误的工具。然而历史的认识是曲折的,资本或是资本家并不会认为它的一切是建立在这个社会基础上的。于是,这个时代变得很奇妙还是狭隘?欧洲危机,英国不干了,公投脱欧。美国也是邪门,特朗普上台,特朗普没欧可脱,但是开局一脚,枪毙TPP,美国优先一系列政策出台,宣起反全球化,无疑是一个放大版的脱欧。也许有人说TPP是围堵中国的,其实站在特朗普为代表的民族或是民粹主义的面前,他们说:自己都不够强大,还围堵中国,要围堵或说美国要像以前一样的辉煌也得有足够的实力。这一点特朗普既是正确的,又是错误的。为何如此?特朗普站在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角度,站在资本利润的角度,站在贪婪的角度,是完全正确的。他们信奉的是一套丛林法则,弱肉强食,美国的“辉煌”就是这个“辉煌”,历史上英国的“辉煌”也没过如此。这本只看只不过是历史的低阶阶段,有其历史的合理性,人类理性的发展毕竟有一个过程,我们无法去苛责历史,但我们生于这个时代,完全有理由去苛责特朗普及其代表是狭隘的,在他们看来,简单一句:全球化在现在时代,对英国、美国没多大好处了。民族利益的优先,国家利益优先在这个开放的时代,英国美国资本主义榨取国际剩余利润手段已是黔驴技穷,而自身又不愿走一条与世界同繁荣共享的路,希望通过自己的实力再提升,再一次创造榨取国际剩余利润的机会。这是英国与特朗普最简单的逻辑。事实到底怎样?我们也来认证分析一下,这到底行不行得通?

    历史发展到今天,科技发展是空前,短短一百多年时间人类就从蒸汽机时代进入信息化时代,地球的每一个地方原来是那么遥远,现在差不多成了一个村子--地球村。人类技术的发展也是空前的,现有的技术与理论想短时间有大的突破几不可能。核武器之类的原子武器技术已经不是秘密。以利润或说以贪婪为本性的资本因为面临强大的对抗,再如历史上的英国之类殖民也不再可能,已经成为历史。共济会的理想还是资本主义的理想,把世界人口控制在五亿内,其他时喂奶人口,无论他是怎么想,在现实面前注定会失败,虽然会曲折。这不仅仅因为中国的崛起,也因为人类的绝大多数是向往美好的未来。世界经历两次世界大战,人们从没有停止对这两次世界大战的反思,无论是西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均是如此。对资本主义赤裸裸的利益倾向,由于西方资本主义历史的长久,西方文化其对资本主义的批判和反思从来没有停止过。在东方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文化,在西方是以马克思为代表的文化。马克思可以看作是近代西方对资本主义的一次反思集大成者,并明确提出共产主义,在事实上形成聊世界上轰轰烈烈的共运史运动,建立了社会主义。由于人们对历史的认识不足,特别是对马克思的社会主义的教条化的理解,社会主义遭受形式上的挫折,而实质的社会却一步步艰难向前。以西方为例:早期资本主义建立,由于技术的限制基本是一种类自由竞争社会,随经济与技术的发展,其血腥性增加,人们普遍认识到,经济由垄断走向混合所有制,特别是战后,在欧洲资本主义的重建,尽力克服资本的负面效应,这是不争的事实,以德国建立的社会市场经济为代表,其他如英国或是美国的经济虽然是以自由市场为主,但是它是建立在一套完备的法律体系基础上的,这套完备的法律制度优势和美国当时的文化相适应的,这本身对比原始的资本主义是一种进步,虽如此,由于资本主义向金融之本主义的发展,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利用国际市场和其金融手段走上了一条反生产的道路,也不可避免的堕落。08年的金融危机是这种堕落的又一次表现。伴随三世界国家经济政治文化与科技的发展,美国的金融式生产或说以金融为主要手段的剥削来到了生命的端点。仅仅依靠科技的高额利润剥削手段在不久的将来同样会终结。这注定了美国的衰落,它的衰落是资本主义的本性必然。走向狭隘的民族主义或是民粹主义这是资本慌张与狭隘的结果,也是资本主义的结果。

    目前中国虽然淡化意识形态,但从经济形态看事实上也是国家资本主义或是半资本主义,也许正在向私人资本主义孕育,但这是危险的。我们必须认识到:意识形态除了有传统政治因素外,但更多是一种文化,它是建立在一种良好的道德基础上的,我们中华民族传统道德有它优秀的一面,五四前后把他打倒有其历史原因也有其必然性,我们应该正确认识它建立新的秩序。同时我们也应该深刻认识到,虽然五四前后从政治上把传统文化打倒了,但是作为一种血脉相连融入现实生活的几千年文化,还是在民间传承,其根还是存在,其优秀的一面还在人们的心中,并不因为短时间的原因而忘记,我们需要从文化上进一步予以恢复与发展中国的传统,结合马克思文化、红色文化、西方文化,熔铸新的根基形成新的道德土壤,如果我们完全不意识形态的文化性抛弃,那剩下的不仅仅是枯燥与暴力,还阉割了我们的灵魂。释迦摩尼创立佛教,不仅仅是教化,更是人性提高,使人走向人,虽然他有遗世独立的一面,但更有其现实世俗的一面,特别是在宋一代三教的融合,佛教更是把人间天堂的建立完成是成佛的必经之路,即儒家思想的大同世界,本质是把天国在人间初步建立,形成理想的社会。基督的原罪,其本质是对人自身动物性的约束,效果也是希望形成初步的人,形成现实的世界,一味贪婪的资本是不可能进入天堂的,也许这是西方资本家慈善多的原因吧?伊斯兰教的真主何尝不是大慈悲建立初步的人间秩序?伊斯兰教是个全面和平的宗教,从伊斯兰教崇尚绿色就可以看出,穆斯林是希望和平的。但是穆斯林在民族的生命和信仰受到威胁和迫害时,伊斯兰教允许信徒进行强烈的反抗与征服。穆斯林要从实现个人和平、家庭和平到全社会、全人类和平,在和平的气氛中达到全世界融洽相处、以此接近真主。而历史上以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建立的却不是人间的初步秩序,仅仅是或最多是狭隘的民族秩序,虽然美国号称是世界的天堂,传播普世价值,人类国家的典型代表乃至引领者,但是考察美国的历史,特别是进入二十世纪的美国历史,普世价值只不过是实现美国一己利益的战略工具,美国的历史同样殖民过其他国家,二次世界大战后的世界秩序在很大程度与美国有关,甚至现在世界的混乱也是与美国有关,包括中国的问题,美国都是罪魁祸首,这种历史手法无疑是一种典型的狭隘民族主义,与马克思列宁倡导的文化是两个极端,所以一段时间称美国是帝国主义霸权主义绝非是政治因素,事实如此啊。从道德角度讲,美国倡导的是相对道德,对他有利的就是正确的;从政治角度看,就是一种霸权主义,或说美国倡导的是一套丛林法则,建立的是旧的不平等的国际秩序,因此美国的衰落是必然。用中国古语来说,是违背了天心,何谓天心,中国人的天心就是指民心,而现在的民心不是美国资本家的民心,也不是狭隘的美利坚民族之心,而是世界人民之心,这是新历史的天心。回到中国的改革开放,美国以其民族战略利益为取向或是说种族为取向或是说资本利益为取向的国际旧秩序,当时又处于世界的高端,那么中国出现何新为代表的爱国主义者知识分子是必然的也是合符时代历史发展要求的。现在如果不能超越历史上美国为代表的资本主义文化,其兴盛也是不可长久的。不知道民族是消解民族的手段,用马克思列宁的话来说,国家是消解国家的手段,而是中国历史的徐偃王,同样会失败的,更是可悲的。中国在国内既要高举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旗帜,同时要正确认识社会主义,发展社会主义;对外要倡导全球化,也是有利益逻辑的,但这应该是一个大逻辑,是一个世界逻辑,不仅是民族的逻辑,更是一个全球的利益逻辑,而不是美国特朗普的民族或民粹逻辑、资本逻辑,这种逻辑已经逐渐衰老,应该逐渐退出历史的舞台,可是特朗普还在高调的唱歌,是历史的错误还是幼稚,这不是我这里所研究的。中国的逻辑必需消解美国历史的错误逻辑。

    当今世界这两种逻辑均会存在,在中国或是在美国都存在,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资本主义国家狭隘的民族逻辑占据主导地位,在中国也有这个现象,甚至是一种教条,认为中国的崛起就如美国的崛起,似乎是尝一下大国的味道,其实大国有大国的责任。历史上美国的大国责任最多是勉强维持了世界的平衡,这还得归功于苏联的存在,为世界经济发展有被动的共献,认真考察美国,根本没有在历史上尽到大国的责任,过去没有,将来会不会有,还在未知数。若果说历史上英国其大国时有过大国的的责任,那就是殖民主义,这是一种大国的责任吗?恐怕是谁也不会承认,带给世界的是灾难,并不是文明的传播。仅仅以中国为例,1840年的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856年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等等,留给中国人的是屈辱和血泪外,还有什么?自苏联解体后,美国的大国责任就是自我为中心的霸权主义与利己主义,无论你承不承认,历史如此。看看伊拉克、利比亚、乃至动荡的整个中东,是不是美国的杰作?需不需要我们去证明?东亚的金融危机,08年的金融风暴这就是美国的大国责任,乃至延续到今天。

    当下的危机,如文化危机,经济危机,军事危机,导致的必然是人类社会的危机,这个危机我们必须消解。也是真正大国的责任,这个责任并不是说任何一个大国一个国家就能够解决,而是说到过有道义引领解决。当今社会的文化问及说到底是资本的危机,也是资本主义的危机。我们不可否认资本精神中有其合理的一面,马克思。韦伯对这一点有深刻论述,其中一点:“西方社会的核心特征是‘理性化’。不仅是科学、社会制度,法律,哪怕是神学,艺术、绘画、音乐、都是系统化、理性化的,这点保证了西方社会的可持续性发展”。但仅这一点与其说是西方资本的精神,不如说是希腊自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来的精神文化传统,这一点是深刻的,是我们应该继承的。中国文化并非没有理性精神,但二者是有区别的,如果说西方有发达的理论理性与实践理性,那么中国文化主要表现在发达的实践理性,而主要是道德的实践理性,理论理性的肤浅导致中国道德实践理性的混乱。西方文化的理论理性与实践理性更多是落实在自然界的认识,对人的认识趋于刻板化,具体表现在人性升华方面的欠缺与落后,中国从道德的实践方面形成了一套完整的体系,从现实上把人与动物区分开来。西方社会却没有。这一点也正是解决当今文化危机的方向,理性的实践上确立一套道德文化。

    经济危机说到底是文化的危机、制度的危机,而制度也是人的危机。当我们一心想经济增长,追求单纯的物质享受时,细想一下这和普通动物有什么区别?没有。我们只不过堂而皇之的把经济的追求手段上升为文化,这不是高级动物人的自欺吗?这种技术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资本主义却把它夸大放大了,甚至是没有节制的放大。这也是当净资本主义的特点。演化为一场场的战争,一场场杀戮与血的盛宴。希特勒以相对的道德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当这一个结束时,斯大林与美国罗斯福、邱洁尔为代表的国家,本该上演一场新的人性升华的道德,他们也堕落到狭隘的民族主义的老路,并没将世界问题引上正路,而是留下一些列矛盾,这既是苏联背离社会主义的开始,也是美国必然衰落的原始基因。中国古人说得好:“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难,救人之患,济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归之。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者,义也。义之所在,天下赴之。凡人恶死而乐生,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归

    之。”当今天下是世界人民的天下,又岂是狭隘民族的天下?当年的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等如果深刻理解了中国人的这些言论,也许世界会是另一个样子。国际秩序不会处于飘摇之中。今天美国还是处于罗斯福时代的思维,甚至还不如罗斯福思维,岂不悲哉!美国为何执意要在韩国布置萨德?本质还是资本的思维民族利益的对立还是资本利益的对立?难道我们的世界会演化到到处是火药桶的时候,都到彼此威胁生死时才可和解?甚至更甚?

    中华民族复兴,有人说是汉唐气象,汉唐是大国气象,是万国来朝,但这是不确切的,中华民族复兴并不仅仅是回到汉唐气象,汉唐带有一种狭隘的民族气象,中华民族复兴本质是为未来世界奠基,这才是真正的中华民族复兴。我们必须记住:民族是消解民族的手段,任何民族的发展都得靠自己,毛泽东说得好: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如果正如前说:中过历史上的徐偃王之仁是谈不上中华民族复兴。我们一方面要批判世俗文化的狭隘性,另一方面全面正确理解共产主义,他本质是一种新的自由主义,也是人类的理想,把西方的理性精神与中化民族优秀文化相结合。

    总之,文化的重建本质是道德的重建,这不仅是经济混乱的时代,也是一个势力范围混乱的时代,民族既是我们前进的工具,也是我们狭隘眼光的障碍,历史消极因素的消解利用历史工具去完成,中国应该促成新的文化融合,中华民族的伟大兴盛机遇与挑战同在。

微信订阅号:caogenzhiku

 楼主| 发表于 2017-3-16 12:13 | 显示全部楼层
所谓欧美的全球化不过是一件漂亮的外衣,是肮脏的血腥的资本攻城掠地时的外衣。如今,由于信息网络的发展,由于新兴经济体的成长,军事力量的增长特别是足以消灭地球几十次的核武器的标立等等,这些全球化的异化,使得依靠血腥的掠夺方式,即那件漂亮的外衣千疮百孔了,不能继维下去,退出甚至反击全球化就成了他们的必然逻辑。
   中国已经走了全球化的不归路了,而原来美国等全球化的始作者却反全球化了,这必然带来对抗与挑战,矛盾激化无可避免。中华民族的复兴,正好处于这么一个关键的十字路口,如何应对,直接关系到生死存在。中国人最要紧做是什么呢?我看,我们固然要坚持全球化,但要十分地灵活地处置才好。如果全球化不能给我们带来民族的整体利益,一味地搞花架子,不仅成本高,而且人员的生命安全也不保证,那就我们就要退而求其次,即做好中国国内自己的事情,全球化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中华民族的复兴,让中国人民都富裕起来,让利于民,建立我们自己的强大的军事力量,在必要的时候应有敢于亮剑的精神与勇气,则我们还惧怕反全球化者的一对一的挑战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