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月青年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会员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14|回复: 0

[北美区] 夜恶魔传说背后 是疑点重重的真实案件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4-30 13: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原标题:专抓小孩的午夜恶魔…一段都市传说背后,一个疑点重重的真实案件

话说,

小时候,我们经常能听过一些流传在身边的鬼故事,

这类鬼故事,有的发生在学校,有的发生在某座小山,有的则在某个废弃建筑里的…

我们今天要说的故事,也是从一个流传已久的鬼故事开始的,

70年代,纽约最南边的史丹顿岛的GreenBelt地区,曾经流传着这么一个都市传说:

有一个名叫Cropsey的怪物,住在早已废弃多年的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

他像僵尸一样活了许多年,常常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跑出来,

一只手被截肢之后用钩子替代,像彼得潘里的霍克船长,

也有人说他拿的是带血的斧子,

总之,他会静静潜伏在暗夜的阴影中,伺机袭击经过的行人,尤其是孩子….

很多人童年时期都在附近的童子军夏令营营地听过这个鬼故事:

有人说他是个疯狂的医生...

因为受到不知名的刺激失了智,杀死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

从此他开始疯狂地追杀别的小孩,抓住小孩后,杀掉并肢解…

无论真实与否,大人们也都借此告诫小孩们,

不要去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附近的公园,树林,湖边….

然而,谁能想到,

在这个传说中的鬼怪Cropsey背后的一切,竟然比传说更离奇….

一切,还得从那个鬼故事的起源,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说起....

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曾是一所收容残障儿童的地方,也兼治疗一些精神病人...

当地人只知道有很多残障儿童被送到这里来,

却不知道里面究竟是怎样的情形,残障儿童们究竟生活得怎样....

一切,直到1972年,一个记者接到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一位匿名员工的举报,

专程赶来,爆料了一出则让人难以直视的新闻

原来,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关爱残障儿童的光鲜外表下,藏着极其肮脏的内幕,

记者闯进学校,看到的是宛如集中营一般的可怕场景,

很多孩子一丝不挂,在地上爬来爬去...

他们见到记者,便跪在地上,用乞求的眼神看着...

学校的工作人员,会像喂狗一样把食物灌进孩子的嘴里...

还有一些孩子,因为身心上的痛苦,一直在地上哀嚎,滚来滚去...

这篇报道的视频播出以后,引起了纽约民众极大的愤慨,

在舆论压力下,医院被迫关停,许多残障儿童也被分散转移到了部分社区的家庭和其他慈善机构。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结束,不久之后,有人传言,

一些学校曾经的工作人员和精神病人依然对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念念不忘,

他们偷偷逃回到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附近方圆365英亩的地方,

在那些已经废弃的建筑里驻扎下来,开始了像幽灵一样的生活...

在学校的地底下,是一系列复杂而悠长的地道,

这些曾经在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生活过的人去而复返,

在地道活动,在废弃的建筑里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而也就是在这一时期,关于Cropsey的鬼故事开始出现....

伴随着这个鬼故事,十多年间,开始不断有孩子莫名其妙失踪....

1972年,5岁的Alice Pereira在和哥哥玩耍之后不久,便莫明消失…

1981年,7岁的Holly Ann Hughes失踪,警方毫无线索...

1983年,11岁的女孩Tiahease Jackson失踪,下落不明....

1984年,21岁,有智商缺陷的Hank Gafforio晚餐之后消失…

十年间,这几起儿童失踪案,有人怀疑他们已经被绑架杀害掉了,

然而,四个人的尸体却一个也没找到…

关于Cropsey的鬼故事和传言也愈演愈烈,

难道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真的孕育出了怪物?!

而与此同时,十多年间,警方也一直没有锁定可疑对象,

一切,直到1987年才终于有了突破....

1987年7月9日,12岁的唐氏综合征患者Jennifer Schweiger告诉父母要出去散散步,就再也没有回来…

警方依然束手无策,像之前几次儿童失踪案一样,

他们只能开出5000美金的悬赏向社会征集线索....

这一次,当地的居民再也坐不住了,家长们行动起来,自发组织起来了搜寻队,

开始了对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附近的地毯式搜索...

人们纷纷拿上工具,从树林,到公园,再到废弃建筑的地下通道...

最终,在树林里一个浅浅的墓地里,人们发现了Schweiger的遗骸....

而与此同时,嫌疑人也浮出了水面,

他就是43岁的流浪汉Andre Rand,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的前员工之一....


他于1966到1968年间在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担任残障儿童护理师,

在医院被关闭之后,他一直住在附近不远处童子军营地的帐篷里....

最重要的,有两位目击证人宣称,

在Schweiger失踪的当天,她和一名中年男子走在街上,那名中年男子带着一辆绿色的女式单车...

警方经过多方侦查,锁定了这名骑着女式单车的男子正是Rand,

他也就此成了这件案子的最大嫌疑人。

而Rand本人,也有犯罪前科,

他曾在未得到家长允许的情况下,私自带11名儿童去饭馆吃饭,

尽管这个过程没有任何儿童受到伤害,Rand依然被控诱拐儿童并经历了10个月监禁...

这一次因绑架谋杀被捕,Rand的表情异常恐怖,像是受了莫大的惊吓,眼睛瞪得老大...

他的口中还一直淌出唾液,一副神志不清的样子....

检方以绑架儿童和谋杀两项罪名起诉Rand,对这两项指控,Rand本人拒不承认,

法庭辩论也异常激烈,检方没有实物证据,

能拿得出手的,都只有目击证人的证词...

最终,由于证据不足,Rand谋杀罪名不成立,被判了25年的绑架罪徒刑...

Rand被捕之后,Schweiger的案子似乎也画下了句点...

Cropsey的鬼故事在街区的孩子们口中渐渐消失,很少有人再提起过....

而这一切,还远没有结束,

在Rand被认定为绑架杀害孩子们的凶手,也被一些人认定为传说中的Cropsey之后,

不少内部人士对这个案子提出了质疑,

他们认为,住在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地道里的,远不止Rand一人,

那些Willowbrook州立学校的前员工和部分精神病人为数不少,只不过Rand刚好有犯罪前科,又常常孤身一人出现,很可能就此成为了替罪羊,

真正的凶手,那个传说中的Cropsey,一个人或者一群人,很可能依然逍遥法外....

转眼20多年过去,生活在Cropsey鬼故事阴影下的当地人,

仍然对失踪的其他4名儿童念念不忘...

当年带头寻找Schweiger尸体的人,现在依然组织志愿者,在周边各处挖掘4名失踪儿童的遗骸。

在他们眼中,除了Schweiger,其他4个孩子的失踪案,也必须要有人为此负责...

2004年,Rand快要刑满释放出狱,

就在这时候,曾经的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附近的另外一起儿童失踪案又有了新的证据....

那便是1981年,7岁的Holly Ann Hughes的失踪案,

Hughes的一位童年玩伴站出来,指控Rand绑架了Hughes...

她表示,自己当年才6岁,非常害怕,如今时过境迁,她终于有勇气站出来证实,

当年Rand戴着一个面具,手里拿着糖果,引诱Hughes上了他的车...

虽然Rand戴着面具,但她敢肯定,那个人就是Rand...

像25年前一样,没有物证,没有直接证据,只有一个指控他的证人,

Rand就地被追判了25年有期徒刑,他下一次假释将是2037年...

对于指控,Rand依然坚决否认,他对着记者的镜头大喊:

“他们(社区的人)都是诈骗的同谋!”

4个孩子的尸体依然没有找到,关于他们当年失踪的真相依然扑朔迷离,

只是这个Cropsey的鬼故事,反而越传越邪乎了。

一些认识Rand的,住在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附近的人曾对媒体表示,

Rand本人有撒旦崇拜的信仰,他和其他有相同信仰的人,在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工作期间,偷偷绑架了不少残障儿童,并贩卖给神秘组织,

那些医院下面的地道,就是他们交易的场所,

医院关闭之后,他们依然不忘旧业,继续绑架儿童来贩卖...

Cropsey抓到了,最终的真相却依然扑朔迷离。

从当年负责审讯Rand的两位警察提供的一个细节,人们或许能发现一些端倪,

他们曾经给Rand播放1972年,记者采访Willowbrook州立大学医院的“真相调查”录像,

Rand当场就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

“你知道吗,我们也是受害者....”

Rand究竟是传说中的Cropsey,或者仅仅是个替罪羊?

一切真相,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Ref:

https://viewing.nyc/the-story-of-cropsey-the-monster-of-staten-island/

https://www.ranker.com/list/terrifying-moments-in-cropsey-documentary/jacob-shelton

https://en.wikipedia.org/wiki/Andre_Rand

--------------------------------------

Srrain_:不是...恰好在刑满释放的时候...出现了一个人证...而且从始至终都没有物证...细思恐极啊

多多爱小钱钱:这定罪过程有点不靠谱啊,全是口供,还有20多年后的口供……

我系一个饿魔:我不相信这世上有鬼人比魔鬼更可怕

李爱狸全球粉丝后援会:邪恶力量以前好像演过钩子手的故事?

晗晓之梦:很明显的替罪羔羊了

我跟你说我柚子中毒了:会不会社区的人也在隐瞒些什么

来源: 英国那些事儿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会员

本版积分规则